不到两年融6轮,这届投资人追着“吃”火锅

不到两年融6轮,这届投资人追着“吃”火锅

u1s1,这个世界还是巧合多。在聊过的大部分投资人中,有一定比例的投资人都对投中网说过一条相似的观点:投资,就是无限接近事实的真相。在创业人士这个圈子里,如果以火锅这条赛道为例,他们中的许多人也都被投资人问过一个差不离的问题:如何再造或者超越海底捞?投资人这个问题,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问的是一个判断题,他们试图从创业者的答案中判断出,如果投它,它有多大概率创造出如海底捞般的现象级火锅品牌?有意思的是,关键问题就在这里。投资人想从一笔笔投资行为里,无限接近项目和项目背后行业的真相;但对很多做火锅从业者来说,火锅这条赛道从来不是“海底捞这么一个经典商业案例”那么简单。火锅店的真相:这届创业者更懂资本市场一个不那么普遍的共识是,在火锅店这条赛道里摸爬滚打的创业者们,比想象中更懂资本市场的套路。比方说,尽管身处传统行业,他们非常清楚讲一套什么样的故事更诱人。以巴奴火锅为例,它应该是目前VC圈里数一数二炙手可热的项目。投中网也从多方渠道了解到,在最新未确定的一轮融资中,项目的估值大概在150亿人民币量级左右。它的火爆具体表现在几点上。其一,极具个性的融资节奏,对资本的高透视度。巴奴首轮融资官宣于2022年3月,由番茄资本以近亿元的量级独家投资。在这轮融资上,可以看出巴奴创始人杜中兵对资本的操控能力。官宣这轮融资时,杜中兵说过一句话,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在经历过与番茄资本四年时间的合作之后,他选定了番茄资本作为巴奴的外部合伙人。这句话颇有信息量:1)杜中兵从来都不排斥资本,他清楚资本的力量;2)杜中兵要做的不是拿资本的钱融资扩张,而是反客为主,让资本附庸巴奴火锅;3)首次拥抱资本市场,他选的是番茄资本,后者是中国第一支专投餐饮赛道的机构,无论是资本,还是资源,番茄资本足够合格。另外还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6月以来,外界一直在传巴奴在进行第二轮融资,潜在投资方包括CPE源峰资本、高榕资本、日初资本、番茄资本,估值应该超过百亿级。对此,杜中兵淡定辟谣:一直在看(资本),只要没签字,就没定。其二,从一开始,杜中兵就知道巴奴火锅想要脱颖而出该讲什么故事——光这一点,就足够打动投资人。2022年6月,巴奴火锅策划了一次巴奴20周年媒体交流会。会上,杜中兵直言,巴奴未来的大方向是上市。众所周知,上升到二级市场,更需要一套完美故事;在这个层面上,巴奴做的的确还不错。首先,巴奴的招牌——新西兰毛肚。在一次分享会上,杜中兵分享了他选择新西兰毛肚的关键原因之一就是,新西兰毛肚很有画面感,在中国只有新西兰毛肚是正规进口,“这是多好的一个故事啊!”其次,巴奴的定位——不是服务,而是质量。如果要讲一个区别于行业老大海底捞的故事,就必须讲一个更诱人的故事;巴奴选择的是推送高价值的产品。在巴奴的测算里,海底捞在北京的客单价在120元左右,巴奴则是160元。另外,稳定的扩张节奏。杜中兵向来秉持的是“餐饮没有市场占有率的概念,餐饮最重要的就是活得好、活得久”,快速扩张、快速开店,不会出现在巴奴火锅的发展计划当中。2022年有一笔数据:巴奴靠75家直营店,年入15亿元。综上,可以这么说,像巴奴火锅这样的项目,没有多少投资人拒绝的了,问题只是能否投得上。在这样的项目上,与其说投资人投的是无限接近事实的真相,不如说投资人交的是一张人数有限的船票。这笔投资,风险性并不很高。近期刚获融资的火锅店品牌周师兄也是类似的打法,用“非遗”和“大刀腰片”切入市场,由黑蚁资本独家投资。杀疯了:不到两年融6轮,火锅店之外更腥风血雨有一条旧的数据是,近一年与火锅相关的投融资事件共有13起,其中火锅食材超市独占7起,披露的融资总额超过7亿元。不止一位投资人对投中网表示,在目前的火锅食材超市领域,锅圈和懒熊火锅分别位于行业第一、第二;而这两家本质上其实是供应链公司。目前这两家都是已经在不到两年内融资四五轮的选手。锅圈,如果加上2022年8月15日的最新一轮融资,不到两年内已经融资6轮,融资额累积30亿元左右,估值也超过了20亿美元。背后的投资方皆数业内一线主流VC基金和产业基金,涵盖了茅台建信基金、招银国际、三全食品、天图资本、IDG、不惑创投等。懒熊火锅亦是在短短一年内融资了4轮,字节跳动、虢盛资本、星陀资本等都是它的投资方。多位投资人在分析火锅食材超市时,均对投中网表示,与其说投资人投的是食材超市,不如说VC更看重背后的预制菜市场;这在锅圈最新一轮融资中可见一斑,茅台建信基金的加入,更彰显“居家预制菜”市场的火爆。此前锅圈在接受不惑创投融资时也提出,它们对标的是美股百亿美金级别的上市公司——US FOOD以及专注在社区边卖吃的食品及杂货连锁巨头Kroger。不惑创投合伙人衣家宇同样对投中网表示,火锅不光是一个品类代名词,更多是从“吃得更丰富”的代名词,因为火锅里面可以有各种食材加入,随着食品工业的发展,火锅又可以分出到店、旅游、在家等多个场景,其中上升最快的是“在家吃”这个场景。根据公开资料,目前锅圈在上游管控了500 多家专业食材工厂,12个现代化中心仓,1000多个冷冻前置仓,日流转货物20万件,拥有7000+门店。锅圈被资本看重的并非只有重资产的投资,可持续的扩张模式似乎也是项目本身的亮点。根据此前锅圈投资方之一的嘉御基金投资总监任广曾对媒体透露的信息,锅圈不收取加盟费,毛利率达15-20%,年销售额达120万元左右,一般12个月即可回本,一半以上的加盟商都会继续选择加盟。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和大家想象略有不同的是,锅圈、懒熊火锅在内的火锅食材超市更偏向下沉市场。前两者的创始人都曾公开表示过,地级市、县级市是未来的重点布局计划。而除去锅圈、懒熊火锅之外,同样有相对规模较小的投资机构在布局火锅食材超市,试图在行业发展初期分得一杯羹。比如餐爆食材、火锅物语都在去年年底获得了千万级人民币融资。以上充分说明了两点:1)VC不光想再造海底捞,他们更看重预制菜和下沉市场这两条广袤赛道。在社区团购发展受困的背景下,火锅食材超市显然是它们认为可以打开那扇大门的钥匙;2)和火锅店不同,由于火锅食材超市快速扩张的打法,它们更依赖资本,如果想要霸占和牢占市场,它们更倾向快速敏捷的融资节奏。一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就对投中网预判,火锅食材超市市场到最后很可能只会产生几家头部玩家瓜分市场。他提到,供应链是攻破这个市场的主要壁垒,再一个就是玩家的融资能力。一位食品产业的分析师则对投中网婉转表达一条观点:火锅食材考验的是供应链,很可能沦落为巨头之间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在与一部分投资人和火锅从业者的访谈中,有一条共识,火锅从来都是红海。在衣家宇看来,火锅这条赛道不叫风口,因为它一直都存在投资机会。除了火锅食材超市之外,自热火锅和火锅底料也是VC们非常看重的赛道。如果你足够注意,会发现已经有顶级PE机构入局。比如2022年8月,朝天门码头官宣了一轮近亿元的Pre-A轮融资,其中高榕资本、熊猫资本等参与投资。目前,朝天门码头对外推出了火锅底料、自热火锅、方便速食等产品。对待资本,朝天门码头创始人王普对投中网表示,他认为资本的介入是对市场公允的一种表现。和传统的餐饮人不同的是,王普对资本的态度比较正向,他认可资本的力量,也觉得投资人视角的终局思维值得学习。同时王普也提到,“前一二十年火锅就已经是红海,竞争激烈程度不比现在小,几乎看不到未来,想要出圈除非你做对了正确的事”。在火锅底料和自热火锅这条赛道,王普认为渠道是玩家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自热火锅的明星选手自嗨锅则对投中网透露了它们的打法:不光立足于火锅,而是放眼全餐饮赛道,建立多品牌矩阵,除了自热火锅之外,自嗨锅已经出品了7个不同的品牌,涉及餐饮食材、复合调味料、卤味、预制菜等。自嗨锅市场总监Jason表示,自嗨锅的愿景是做中华餐饮的标准化,供应链一直是它们内部的重中之重,因此它们设有中央共享工厂和AGV(全自动机械搬运),单个工厂里面生产出来的产品能够独立售卖,又能和其他工厂生产的产品组合成新的成品再售卖。同时投中网还了解到,自嗨锅的工厂选址会因地制宜,比如河南的面食积淀决定了在河南建面/粉工厂;金华的酱料、火腿历史决定了在金华建酱肉工厂。在融资方面自嗨锅速度也不慢,不到一年完成了4轮融资,泰康、经纬中国、华映资本等都是其投资方;累计完成5轮融资。最后,了解一圈下来,不难发现,这届创业者和投资人并不把海底捞视作项目的主要对标,这条赛道之广,让VC们看到了多样的可能性和场景。对他们来说,火锅这场仗恐怕才刚刚开始。